熱門話題網網 - 熱門話題排行榜,熱點話題討論平臺!
當前位置: 主頁 > 都市小說 > 我秦始皇打錢 >

第八章 宋家父女

更新時間:2018-12-04 13:31

眾人眼睜睜的看著陳銘摟著趙思柔走了出去。

蘇碰出去指頭,還特地用地的摔了一下門。

眾人這才幡然醒悟,一個個看著緊閉的房門滿臉的不可置信。

“屌什么屌?認識個寧雅樂就牛逼了是不是?”

“發達了就是不一樣,連自己這些老同學都不認了。”

只有謝坤和韓金露沒有說話,兩人對視一眼,彼此的目光都十分詭異。

“大家先別慌,你們仔細想想,剛剛那個寧雅樂,會不會也是陳銘請來的托?”

這句話不知道是誰說的,總只聲音想起之后,包間內再次安靜了下來。

那個人還在繼續分析:“你們想啊,如果真的是寧雅樂,依著陳銘的性子,還不死皮賴臉的貼上去?還會這么淡然的就走了?”

“對,陳銘的脾氣我再了解不過了。”一直沒說話的韓金露突然開口,拉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力:“他就是張狗臉,誰對他好就沖誰搖尾巴,所以車子絕對不可能是他的!”

“就連那個寧雅樂肯定也是假扮的,畢竟咱們誰見過真的寧雅樂?”與其是說給其他人聽,倒是不說,這句話是說給自己聽的。

“總之我不相信,陳銘一個籍籍無名的小子會比我們混的還好。”

“是不是騙子,下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一個女生突然站起來提議,說完后便當先朝著門外走去。

其余人面面相覷了一會,都是不由得跟上了對方的腳步,就連謝坤和韓金露,也追了出去。

此刻樓下,蘇鵬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陳銘,口中不斷的嘟囔著。

“銘哥啊,不是說你,你剛剛攔著我干嘛?就應該讓我上去給那隊狗男女一個大嘴巴子!”

陳銘在停車場里找著車,一邊無奈的搖搖頭:“然后呢?”

“然后?然后大家這頓飯就吃不下去,然后……”蘇鵬的聲音越說越弱,似是發現自己話中的矛盾一般。

陳銘這才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剛剛有沒有看到韓金露臉上的表情?”

“什么?”蘇鵬茫然的看著陳銘,不明白自家老大什么時候變成了這么細致的男人。

“就是他的表情。”陳銘笑笑,按了一下車鑰匙,邁巴赫的車身立馬刷出一邊極為炫目的車光。

“一個人開心不開心可以偽裝出來,但是眼神卻裝不了。”陳銘拉開車門,示意兩個人上車。

等他自己也坐上去之后,才宛如下定義一般的點頭道:“韓金露的眼神很悲哀,所以她跟著謝坤過得并不開心。”

“既然她過得不開心,那我就舒服了。”陳銘一直扳著的臉終于露出一絲笑容,車子上其余兩個人都是松了口氣。

他們一直害怕陳銘在見到韓金露之后,做出什么極端的事情。

“對了,都還餓著的吧,咱們換個地方打秋風。”陳銘發動了車子,慢悠悠的朝著停車場口的位置駛去。

他其實是一個很小心眼的男人,在今天之前,他興許還對著韓金露帶著一點幻想。

但是突如其來的神秘短信卻讓他一朝成熟也好,不再但有那么多也好。

總之韓金露?

誰還在乎?

他的嘴角微微挑起,身下的邁巴赫發出一陣咆哮似的轟鳴。

“哥,你看,那不是謝坤那群人嗎?”車子剛出停車場后,蘇鵬突然指著一旁驚道。

趙思柔這次也忍不住插話了,大大的眼睛里閃著滿滿的疑惑:“難不成他們是來送陳銘哥的?想緩和彼此的關系?”

“你有點天真。”陳銘露出一絲不知道如何形容的笑容,像是嘲笑,又像是在霸氣的說著什么,趙思柔看到這個笑容后,心砰砰的跳了起來,就連小臉也是一片通紅。

“既然你們想看,那就給你們看好了。”陳銘笑呵呵的,身下的車子一個甩尾,輪胎和地面發出一陣巨大的摩擦聲后,通體銀白的邁巴赫牢牢的停在了眾人面前。

“喲,各位,吃飯完出來散步呢?”陳銘拉下車窗后笑道,所有人先是呆滯,隨后幾乎都漲紅起來!

“車子……竟然真的是你的?”不知道出于什么心里,謝坤從嗓子眼里擠出來了這句話。

“嗯,沒啥好車,就隨便買了一個,湊活開著吧。”陳銘樂呵呵的,就好像忘了眾人剛剛在包間里的奚落一般。

“嘿嘿……銘哥,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凡人了,這輛車……多少錢?”另一個男生陪著笑,小心翼翼的靠近車子,把手搭在上面一臉的滿足。

“對啊銘哥,當時大學四年我就看出來了,你絕對是最有出息的一個。”

“還行吧,就三千來”萬而已,那哥幾個,你們忙著,我先走了?”陳銘說完后就準備拉上車窗。

那個摸著車子的男生在聽到這串數字后,整個人都向后跳了一歩。

他原本還以為撐死了不過一千萬而已,三千萬!

那是個什么概念?就算把他買了也賠不起這個車子的一塊漆。

“陳銘。”謝坤此刻舔著臉湊了上來:“你看同學會還沒完呢,要不吃完飯你再走?”

“飯就不吃了。”陳銘搖搖頭,眾人只能聽到他的聲音:“反正也沒位置,我就隨便帶著蘇鵬去吃點就行,各位回見啊。”

邁巴赫再次發出一聲咆哮朝著街口沖去,哪怕尾氣轟到了他們臉上,也沒人敢動一下。

他們就默默的看著車子的背影,腦海里都有一句話在回蕩:“竟然看走眼了……”

眾人之中的韓金露是最悔恨的一個,她的眼神一陣閃爍。

“看啥看,你們不吃飯了?走,上樓!”謝坤對著眾人訓斥一聲,其余人看向陳銘的目光讓他覺得自己臉上都在發燒。

所有人也不說話,默默的跟著謝坤重新走進了晶露西苑,但就在這時,服務生卻迎了上來,語氣冷漠:“對不起先生,請問有預約嗎?”

“什么預約?”謝坤真的怒了,他惹不起陳銘,難不成還怕一個小小的服務生不成?

猛地推舉服務生的身子,語氣就像一只暴躁的獅子:“預約你媽啊預約,沒看到老子的飯還沒吃完嗎?”

“對不起先生。”服務生仍舊梗著脖子:“那桌飯菜已經撤了,如果您要吃飯的話,需要重新預定。”

“我你嗎!”謝坤有些暴躁的怒視對方,但是這時卻發現,六個保安正直直的朝他走了過來,他只能安耐住自己心中的不爽,咬著牙一字一句的道:“預約,老子現在就預約,行了吧?”

“不好意思先生。”服務生的語氣仍舊恭敬,但是態度卻十分冷漠:“半年內并沒有多余的包間,您看,我幫您預約半年后的?”

……

“哈哈哈哈,笑死我了,銘哥,你這次也太狠了吧?”蘇鵬笑的眼淚都出來了,十分欽佩的看著陳銘。

趙思柔也捂著小嘴,她倒不是因為陳銘打別人的臉覺得高興,單純的只是覺得陳銘哥高興,自己就該高興。

“算了,去老地方吃飯吧。”陳銘撇撇嘴,開著車子熟練的在馬路上穿行著。

之前他有一段時間在安陽送過外賣,所以對于安陽的大街小巷都極為熟悉。

不一會,車子便停在了一家小店門口。

突如其來的豪車讓小店的所有食客都是微微發楞,就連正在燒烤的老板,也驚的被煙頭燙到了嘴。

一直到陳銘三人下車之后,他才猛地打了個激靈:“臥槽,陳銘你小子可以啊,三天沒見就開上車了?這他娘的不少錢吧?”

“也沒多貴,幾十萬而已,就是看上去高端一點。”陳敏嘿嘿笑著:“宋叔,還是老樣子,菜量加三倍就行。”

“行,自己找位置坐。”宋叔擺擺手,繼續專注自己手里的烤串。

陳銘帶著蘇鵬兩人在角落的位置坐下,基本上自帶了遠離buff,所有人看到三人的樣子雖然嘴上不說什么,但是心里都不由得吐槽。

“你他娘的吃個燒烤而已,至于這么隆重嗎?”

因為是熟客的關系,陳銘剛打開啤酒,香噴噴的牛肉串還有茄子就送了上來,不過送菜的并不是宋叔,而是他女兒,宋芙。

小丫頭看上去就跟十三四歲一樣,但是陳銘這些熟客都知道,宋芙可是實打實的大三學生,只不過長得比較嫩罷了。

宋芙把菜放好后,一點也不見外的坐在陳銘身邊,熟練的拿了一瓶啤酒,隨后笑嘻嘻道:“銘哥,你是不是發財了?”

“沒有,沒有,就賺了點小錢。”陳銘十分謙虛的端起杯子和對方碰了一下。

兩個人一飲而盡之后,宋芙的小臉這才板了起來:“那你啥時候還錢?”

“你說,要多少!”陳銘大手一揮,十分豪邁的道。

他之前的收入一直青黃不接,也就是多虧了宋芙的接濟,不然的話,說不定早就在家里餓死了。

“嘻嘻,看樣子你真的發財了,行了行了,沒事了。”宋芙笑嘻嘻的道,語氣猛地一轉:“我看不上你的錢,但是要是一會有人來找麻煩的話,你可要幫我爸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陳銘放下酒杯,蘇鵬也支起了耳朵。

【火葬場老員工自述:有一種尸體打死也不燒!】

天師密碼地球最后一條龍我秦始皇打錢蓬萊間小說

上一篇:第七章 演戲目錄 → 下一篇:第九章 三百萬灑灑水了

挑錯、建議

内蒙古11选5任三